鄢箬嶷

大马士革钢刀成精,糖分极度缺乏中

当康斯坦察的蔷薇落下【5】

【乱更5/8】

前文指路 →【1】【1.5】【2】【3】【4

还有我亲爱的cp灯泡泡的插画【蔷薇冬

布鲁克林盾x康斯坦察冬AU

是复活节的蔷薇花见证的爱情呢

 十九世纪末的东欧,开化的大潮也触及到了康斯坦察这个久居着纯朴乡民的蔷薇之乡,他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剧情向八天乱更,感谢支持(づ ●─● )づ

 

公园的夜晚永远不会缺少游客,尤其是在四月这样缱绻的时刻,蔷薇花在温柔的铁艺路灯下盛开着,富有后现代艺术感的灯光无规律地打在公园里的雕塑上。

他们没时间耽搁着赏花,错落的几座高大的建筑是他们这次排查的重点,三个人警惕地盯着四周,在游客的人流中紧张地前进着。

“队长,那边的花墙后面似乎有人,”莎伦挽着史蒂夫的手臂,用手指示意了一下方向,“抱歉,我夜视很差,猎鹰,你的红翼能看清吗?”

山姆摊摊手表示无能为力,“雕塑周围都是蔷薇灌木,开阔的地方我的红翼还没飞起来呢就要被发现了。”

“队长,还是你来,”朝史蒂夫眨眨眼睛,“娜塔莎前辈的那一招。”

“老天,饶了我吧!”史蒂夫皱了皱眉,“这办法只是为了当时应急......”

“卡特小姐,你确定不......”山姆弱弱地插了句嘴。

“队长,我可以的,”在场的都是特工出身,惯用套路大家都懂,莎伦猜测史蒂夫大概是有些害羞,“轰掉九头蛇最重要,不是吗?”

“呃...队长他不是你想的那种.....”今天的山姆也没有话语权呢。

“.....那好吧,”史蒂夫点了点头,“冒犯你我很抱歉。”

“好了队长你别啰嗦...”

“砰!”

 

......

 
  

“队长的吻技是真的烂啊.....”山姆望天,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接吻废柴史蒂夫用力地吻了上去,卡特探员的后脑勺硬邦邦地磕在了钢铁的雕塑上。

双手搭着莎伦的肩膀,史蒂夫假装用力地将女伴的身体往黑暗中蹭了蹭,仿佛是不愿被来往的路人打搅一般。

卡特探员经验老道,主动将脸偏移开半个度,以方便史蒂夫用没有被挡住的一只眼睛观察黑暗深处的伏击者。两个人的心都怦怦跳着,等待着对手慢慢现身。

巴基紧盯着眼前的花圃缺口,脚步声慢慢地逼近,能听得出是训练有素的对手。位置也选的很准确,巴基的枪捏紧了,准星对好了慢慢靠近的阴影。

一直在高处散动的彩灯光束打了过来,蓝色的光圈一瞬间套住了躲在黑暗中的三个人。

突如其来的光线暴露了一切,也打乱了一切。

巴基从狙击镜上移开了眼睛,还没有人告诉过他遇到狙击目标突然跑到他面前接吻他该怎么办。

肩上的力道突然泄了,莎伦背对着前方,只能看到美国队长失魂落魄地后退了半步。

没有丝毫犹豫,莎伦抽出外套里的手枪,瞬间调转方向指向了对手。

队长没有下任何命令。

 
 在漫长的几秒钟里,史蒂夫和九头蛇的狙击手对视着,失去了所有的判断力。

山姆还没有跟上来,第一次和史蒂夫搭档任务的莎伦•卡特紧张地端着枪,没有任何指令地待命着。

史蒂夫的嘴嗫嚅了一下,声带艰难地颤抖出了声音。

不是攻击或者撤退的指令,也不是寻求支援的暗号。

“巴基?”

“谁他妈是巴基。”

 
 距离过近,九头蛇的狙击手丢了手里的枪,一个闪避扑近了史蒂夫。

“猎鹰!疏散!”突然等到信号的山姆立即释放了红翼,经过改良后的红翼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侦察机,还可以辅助山姆完成一定的战备工作,此时战机升空,由红翼指挥的其他飞行器同时作用,很快疏散了周围的游客。

罗斯公园顷刻间变成了几乎一边倒的战场。

狙击手的头发长至了齐肩,身材相比娜塔莎推断的影像也壮硕了一些,史蒂夫犹豫了半秒,狂喜和难以置信让他不敢判断眼前的男人是不是他思念了十八年的男孩。

史蒂夫心里清楚,他和巴基能在战场上遇到的概率几乎为零,这一次错过,不知道下一次两人的相遇又会在何时何地,甚至他连这个长得和巴基有几分肖似的男人也会此生不复相见。

他不敢冒这个险,万一呢?万一这就是巴基呢?

史蒂夫的动作迟滞了。

巴基的攻击模式已经被史蒂夫在闪躲中分析出了大半,枪声在不远处响起,神盾局在附近的支援已经赶到,山姆已经帮莎伦解决了一批九头蛇,在通讯器里喊话很快就可以赶过来支援,史蒂夫看了看四周的地形,坡顶是几堵爬满蔷薇花的高墙,巨大的缓坡延伸到坡底的浅河,封锁线已经完成了大部分。

巴基的攻击慢了下来,显然是注意到史蒂夫的只防守不还手极大的保存了体力,而一味攻击的自己已经开始感觉到了疲劳。

“巴基,我是史蒂夫,我是你的朋友!你不记得你的家了吗?你不是九头蛇,是他们杀死了你的父母!我们说好要一起到最后的!巴基!”史蒂夫心里乱成一团,显然眼前的男人并不在正常的思维状态,但是情况太过混乱导致他无法确定他现在的精神情况,不知道说些什么才会让“巴基”清醒过来。

 
  
 “谁他妈是巴基.....唔......”

能让巴基产生反应的似乎只有他的名字,史蒂夫抓住巴基思绪挣扎的一瞬间扑了上去,双臂双腿紧紧地将巴基锁在了草地上,杀手的力度慢慢虚弱了下去。

“史蒂夫,史蒂夫,离开罗斯公园!”弗瑞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频道里,还伴着巨大的螺旋桨搅起的气流声,“热成像探测到公园地下就是他们的基地主体,即将进行轰炸,迅速撤离罗斯公园!”

 
 史蒂夫扭头看了一眼山坡上的蔷薇花墙,发现巴基也在望着花团锦簇的蔷薇藤,被窒息刺激出泪水的大眼睛里满是复杂的迷茫。

 

“你...你是......S...”

战机上的重机枪发出无可逆转的喀喀声。

“弗瑞不要!!!”

 

轰炸机的机腹在夜空中闪着冰冷的银光,炸弹在他们头顶呼啸而来背后爆炸开来,距离过近,坡底浅浅的河水也无法缓冲爆炸物带来的冲击波,史蒂夫干脆抱紧了身下的男人,用宽阔的后背挡下了所有灼热的碎片。

喉咙一阵猩甜,史蒂夫艰难地低头望了望,“巴基”被他好好地护在身下,蜷缩在他怀里只露出了一点栗色的发顶。史蒂夫尝试着感受了一下自己被炸的满身碎片的躯干,通体都是陌生的麻木感,似乎力量在通过各个伤口快速流失。

史蒂夫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距离爆炸中心如此之近,他猜想自己也许马上就要死了。猛然被巴基撞到一边,史蒂夫忍不住又吐出一口瘀血,在心里笑笑,史蒂夫感觉到一阵释然。就算不能留下,起码这次自己保护了想保护的人。史蒂夫轻轻抓住了男人的靴带,借着这难言的混沌,他多希望能骗一次自己,也骗一场记忆。

“不,不要!”听力和视力都在离他而去,很快史蒂夫的眼前就只剩下了些许可怜的色块和光斑。

他的巴基,那一定是他的巴基,别人怎么会跪在废墟上抢救一枝蔷薇花呢?别人怎么会望着漫天烧红的蔷薇花瓣痛苦地尖叫呢?你们感受不到他的痛苦吗?为什么你们还要带走他......那是我的巴基,我的男孩,你们看不到他在难过听不到他的哭泣吗你们放开他啊......巴基,不要再离开了......巴基......

 

“老天,他身上沾的血从来都不是自己的,”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了,所有守在门口的人都长舒了一口气,莎伦•卡特学着山姆的语气,无不嫌弃地吐槽道。

一向是活跃气氛主力的山姆这会却难得地没有接话,蹲在墙边眉头紧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以吧唧到底还能不能记起史蒂乎呢?】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