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箬嶷

大马士革钢刀成精,糖分极度缺乏中

当康斯坦察的蔷薇落下【4】

【乱更4/8】

前文指路 →【1】【1.5】【2】【3

还有我亲爱的cp灯泡泡的插画【蔷薇冬

布鲁克林盾x康斯坦察冬AU

 
  是复活节的蔷薇花见证的爱情呢

 
  十九世纪末的东欧,开化的大潮也触及到了康斯坦察这个久居着纯朴乡民的蔷薇之乡,他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剧情向八天乱更,感谢支持(づ ●─● )づ

 
  

“我说过了,尼克,我不会再参加任何卧底任务了,你派克林特去吧,他比我合适。”史蒂夫甚至没有走过来坐下,窝在门口的灯影里和弗瑞打招呼。

 

十八年,史蒂夫拒绝了弗瑞给他安排的二十六次卧底任务。

史蒂夫扭头望着玻璃门倒影中的自己,纯净的蓝色眼瞳也望着他。那个站在花墙下的巴基,他没来得及画完的巴基,现在又在哪里呢?

 九头蛇不会杀他,却可能用任何他能想到想不到的手段伤害折磨他,粉碎在史蒂夫手下的九头蛇暗部早已不下百个,可每摧毁一个基地,他内心深处对九头蛇的恐惧就更深一分。

“砍掉一个头,就会生出两个头!九头蛇万岁!”

 无数的九头蛇在他们的清缴下死去,死前他们都高喊着同一个口号。

 
  

史蒂夫在每个没有任务的夜晚战栗着,在他寻不到觅不见的地方,有多少疯狂的九头蛇在暗潮汹涌?越是了解,史蒂夫就越发感到这个组织的可怕,政治,经济,文明,他们周密策划,等级森严,他们无孔不入,时刻窥伺着社会的漏洞,时机成熟,又制造下一个人间炼狱。

 史蒂夫是咆哮突击队的队长,是神盾局守护世界和平的刀尖,自从二十岁那年主动请缨成为前锋,他和他的盾就成为九头蛇的噩梦。全世界的报纸都在歌颂他崇高的品德和甘愿为世界和平献身的大无畏精神,还崇敬地称他为“美国队长”。

史蒂夫转身出门,搭着希尔的便车回到了自己在布鲁克林的小公寓。

重重地把自己扔进沙发,史蒂夫疲倦地阖上了眼睛。他从未告诉过弗瑞那一天的真相,神盾档案室里记载的不过是他躲在敖德萨编织了四个月的谎言。如果隐瞒是一个特工对组织最大的不忠,那么他早已在再次踏入三曲翼的那一天背叛了神盾。

他的叙述很完美也很曲折,带着传统间谍反叛故事的惊心动魄。在那个故事里皮尔斯和交叉骨远赴康斯坦察,带着所谓神盾的任务烧尽了山坡上的蔷薇,屠殁了整个小镇。谎言组成的队伍为了神盾最有希望的接班人而生,原本消除卧底的任务到底是为了斩断神盾的未来。

他没有隐瞒巴基父亲的消息,史蒂夫如实向弗瑞报告了那个男人的身份,他所经受的血清改造,以及因为逆戟鲸计划出逃的前因后果,甚至他在康斯坦察娶了一位当地女孩,一五一十毫无保留地留在了纸质档案上。

“他们是否有孩子?”

“不,他们没有,猜测是血清影响。”史蒂夫填写资料簿的笔尖没有丝毫停顿,仿佛只是讲述一段平淡的电影情节。

 
  

他翻身走进浴室,把淋浴龙头掰到最大,嵌着壁柜的墙壁缓缓滑了开去。

暗室里亮着昏黄的壁灯,隐约的满地都是他的画,素描的油彩的,线条冷硬或柔和,每一张都是栗棕色头发的巴基坐在墙下,有的是带着蔷薇花环的幼时,有的是蓬勃成橄榄树的少年,还有穿着西装的温润青年,有时会穿上美国队长的制服拿着枪支盯紧远方,或者穿上和父亲肖似的刺绣马甲,抱着葡萄酒瓶望着他笑。

史蒂夫面对着画室里一双一双空洞的眼睛,好像那天巴基最后注视他的那一眼。

 抚摸着画架上男孩空白着的瞳孔,史蒂夫无声地咽了泪。

 外间的电话铃声仿佛响了许久,史蒂夫关上门,回到整洁的客厅去接下一个任务。

 是山姆的问候电话,他知道那场大火给史蒂夫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痛,每年四月都会约个时间带史蒂夫去布鲁克林的蔷薇园散心,定了时间,史蒂夫扭开了收音机打算听一下最近的天气预报。

“你不参卧底任务,那老战术正面突破总可以吧?六天后行动。”弗瑞的电话不是时候地跟了过来,史蒂夫难受地捏了捏额角

“资料发过来。”

“叮咚”,邮件已经到了。

“史蒂夫!你接到任务了吗!”山姆的电话马上挂了过来,“我本来想着能赶上盛花期,任务结束我们再去蔷薇都要落干净了!去年前年大前年全是因为任务没去成,今年又要报销了吗.....好的局长马上来!”电话那头似乎是弗瑞在喊,山姆应和着挂了电话。

史蒂夫望了望窗外的路灯。

蔷薇花开了,又是四月了,今年是第十八年了。

 
  

打开加密了无数次的文件包,史蒂夫一项一项浏览着任务栏。参加联合国的科研交流队伍,四位遥感信息专家,七位密码员,一位卧底联络专员莎伦•卡特特工,还有负责后方支援的玛利亚•希尔特工。

 情报显示已有参会队伍被九头蛇掉包,史蒂夫和山姆要负责排除他们已经分析出疑点的几个科研团队,并且要解决掉对面的杀手,把真正的九头蛇科学家逮捕回三曲翼。

仔细看着可能会出现的对手,史蒂夫明白面对九头蛇的每一场战斗都是刀尖上的搏命,他所率领的是他的团队,他要为他们每个人负责。

“交叉骨......他也出现了吗?”史蒂夫注意到队伍中出现了新面孔,情报无法显示得很清晰,只拍到几张侧脸和一张戴面具的模糊正面,照片中的人若有所感,锐利的眼睛盯着镜头。

及肩鬈发,圆脸,模糊的影像让他看起来有点像猫。主要能力是远战狙击,看起来很年轻,卧底推断是从九头蛇的总部训练营调来的新生代杀手。

资料很少,看起来不是巴基。

 
  史蒂夫从文件夹里找出娜塔莎帮他秘密调查的九头蛇活动资料,他们做过许多次推演,从中筛出了执行人最可能是巴基的几次任务,娜塔莎在史蒂夫的不断央求下用几个模糊的老式监控器的资料中勉强还原了巴基的身材和行动轨迹,试图能够给史蒂夫一些救回巴基的可能性,但是一切都在两年前戛然而止了。

 所有能被确认是巴基参与的暗杀行动全部销声匿迹,好像巴基就那么凭空失踪了。

山姆对史蒂夫能找回巴基并不抱什么希望,娜塔莎试图用反问让史蒂夫明白这一切都不过是他们捕风捉影的枉然。四岁的孩子可塑性太强,一个被九头蛇洗脑了二十年的杀手怎么会会记得史蒂夫?乖乖跟着史蒂夫离开九头蛇?更罔论史蒂夫当年站在加害者的队伍中,而这极有可能被九头蛇拿来作为巴基恨意的突破点,一旦史蒂夫和巴基面对面,被恨意洗脑的巴基极可能在瞬间对史蒂夫下杀手,又怎么会给史蒂夫相认的机会?

 更何况那是九头蛇......活动轨迹的突然中断往往意味着...

 
 那是山姆,娜塔莎和克林特唯一一次见到史蒂夫失控,碧蓝的眼睛几乎变成血红,额头上的青筋恐怖地跳动,史蒂夫仿佛陷入了魔怔,短促地倒着气,一遍一遍扯着硬塑料的文件盒自言自语地重复,“巴基不会死,有不可能失控,他不会伤害我,他不会不记得我,到最后,我都会陪着他的.....”

 
 三个人看着被誉为神盾局之光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嚎啕大哭直到抽泣着睡着,谁都不觉得自己还有资格在他面前提一句放弃。

 “虽然躲开那个老头子帮史蒂夫查资料很难,但是对我们来说还是小菜一碟,对吧!”娜塔莎对着两位男士甩了个wink,“走吧,放这个傻瓜自己静一静。”

 
  

由于这次大会的专业性要求极高,大会驻地就设在纽约皇后区中心,弗瑞几次向上面申请场地离繁华区远一点,都被皮尔斯否决了,很显然这次九头蛇参会的目的不只是窃取其他团队的核心机密,甚至还把算盘打在了白宫和周围的政府设施身上。

皮尔斯过于滴水不漏,如今十八年过去,皮尔斯已经坐上了美国副总统的高位,弗瑞的资料更不足以彻底扳倒他了,无尽的周旋你来我往,双方都在等待最后的决战时刻。


行动阻碍重重。

九头蛇居然反将一军,打着受邀贵宾的旗号先发制人把休息室选在了神盾对面,十几位科学家完全暴露在了九头蛇的监视之下,而处于东道主位置的美国队伍却不能表现出任何对参会人员的敌意或者怀疑,如此一来直面九头蛇杀手的神盾特工就只剩下了卡特探员。

“队长,猎鹰!我被跟踪了,朗姆洛似乎认出了我,其他科学家已经疏散出酒店,我需要掩护撤退。”

史蒂夫和山姆无法靠近参会队伍居住的酒店楼层,只好化装成游客在酒店里走动,随机应变准备配合卡特探员的行动。

“威尔逊,计划C,等会我和卡特小姐要去罗斯公园约会。”史蒂夫用暗号和山姆短暂地交流了半句,理了理自己的领结准备去餐厅接应卡特探员。

“见鬼,每次都是你泡妞!”史蒂夫略有刻意的动作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山姆提高音量对着史蒂夫远去的背影喊了一声。

安静的大厅里有几位顾客厌恶地转头剜了他几眼,很好,山姆默数着引回了多少注意力,快步离开了大楼。

车库暗处躲藏的九头蛇眼线都被希尔远程安排的特工解决了,山姆朝监控探头抬了抬手,缓缓将娜塔莎特意挑给他们的捷豹开出了地下。

“坏人都开捷豹的。”天啊,想起这个精致到轮胎车辙的女人丢给他们钥匙时的表情,山姆好笑地摇了摇头。

“一队三队四队撤退,罗斯公园方向七队,美国队长过去了,让冬兵预备。”交叉骨伏在楼顶,看着和卡特探员伪装成情侣的史蒂夫,被史蒂夫割在腰腹上的刀口还没有止血利索,交叉骨按压着被史蒂夫打穿的肩膀着对着对讲机下达了命令。

“收到。”并不是七队队长的声音,好像巴基又把那小子的对讲机抢走了。

叹了口气,朗姆洛用力地把自己翻下安全栏,躺在天台上望着夜空大喘气。

“你没事吧?”卡特模模糊糊地看着史蒂夫身上有血迹,坐在车后座翻找着急救箱。

“不用找了,卡特小姐,”猎鹰头也不回地调侃,“多跟他出几次任务你就知道了,他身上绝对不会有他自己的血的。”

“我们还要去罗斯公园,”史蒂夫喘平了气,向莎伦•卡特解释道,“那边是这次情报确认的九头蛇基地,我们此前从未发现这个地方,非常隐蔽,可能是一场硬战,神盾的支援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但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等待了,我和山姆要首先接近他们基地的地上核心,你可以选择在这里接应......”

“我选二,转过头去,我要换作战服。”

 
  

下一章要见面了!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