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箬嶷

大马士革钢刀成精,糖分极度缺乏中

当康斯坦察的蔷薇落下【2】

【乱更八天2/8】

 
  

前文指路 →【1】【1.5

 
 布鲁克林盾x康斯坦察冬AU

是复活节的蔷薇花见证的爱情呢

十九世纪末的东欧,开化的大潮也触及到了康斯坦察这个久居着纯朴乡民的蔷薇之乡,他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剧情向八天乱更,感谢支持(づ ●─● )づ

 
  


 啥
 不
 可
 以
 的
 ,
 开
 始
 吧

 
  

“巴基......”

 
 “巴基......”

 
 “巴基......”

似乎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巴基用力睁开了眼睛。

 
  

一支在罗马尼亚研究植物遗传学的科研团队救了他。

这支来自瑞士的科研团队隶属于一个独立的自卫团体,为首的博士带着圆圆的厚片眼镜,虽然身材矮小得像个孩子,但是却在巴基最恐惧无助的时刻为他挡下了那根致命的房梁。

烧得通红的木料带着令人绝望的噼啪断裂声扑向巴基母亲的尸身,巴基哭叫着不肯从她身边让开,而这位博士用自己的身体覆住了巴基的。皮肉烧焦的气味不断蔓延,但他一动不动,直到他的助手们把巴基从废墟里先救了出去。

“来吧,孩子,你还活着,活着就有万千的事情要去完成......为了目标......”

巴基再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那片灰烬万里之遥,为了医治重伤的左拉博士他的助手们不得不先将巴基带回了他们的工作基地暂时照顾。

每个人都关心着巴基,他身上的点点烧伤,扭伤的脚腕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扎破的左手手指,以及他是否还记得那些摧毁了他家乡的屠杀者的样貌。

“斯特拉克,”躺在病床上的博士依然虚弱,却仍然记挂着为巴基找到毁灭他家园的元凶,“康斯坦察的事有没有线索?他们不可能什么都没留咳咳......肯定能查到些蛛丝马迹的......咳咳咳.....”

“博士......”幼小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交谈,灰绿色的大眼睛里噙着满满的泪。小孩怯怯地拉着他的被角,努力地想向他比划着什么。

“神盾,他们都有,白色的鹰......头领是金发的高个子,还有黑头发的,很凶的.......”

他们都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惊天的秘密,正在调配药剂的医生,端着托盘的护士还有远处做着监控的团队,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斯特拉克半跪在他面前,自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边缘泛着焦黄的工作证,天蓝色的底色,红白镶边,有着微微凸起的飞鹰暗纹。

斯特拉克捏着工作证的粗大手指移开了,巴基的瞳孔控制不住地收缩了起来,灰绿的眸子凝成了深碧色——姓名栏上的油墨已经被高温烤花了,但是那张脸——他怎么可能不记得,那是史蒂夫的照片,照片上的男孩认真地看着他,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口冲他讲一句“你喜欢蔷薇花”。

“巴基,来,看着这张证件,你在康斯坦察见过这个人吗?”斯特拉克紧紧盯着他,仿佛要让他把脑子里的记忆展示在脸上。

“.....不,”巴基使劲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你吓到巴基了,不要紧张,小巴基,”左拉艰难地向巴基伸出了消瘦的手,他赶紧跑到床边抓住了博士。“斯特拉克,改日再说吧,巴基和我要休息了。”

“是。”

 房间里变得空荡荡的时候,博士开口了。

“巴基,有什么想问的,现在可以说了。”温暖的大手贴上孩子的侧颈,左拉慢慢安抚着巴基紧张的心情。

“神盾,是什么?”

“神盾局是我们究其一生都在抵抗和反对的暴行,他们无视世界运行的规则,而我们的追求,是摧毁他们的暴力,建立新的秩序...... ......”

“......巴恩斯,如果你有强大的能力,你愿意去为这个世界消除他们吗......和我们一起.....”

“他们杀了村子里所有的人,而你可以为他们复仇......”

“复仇......” 

“复仇......”

“复仇......”

“复仇......”








“复仇......”

“复仇......”

“复仇......”

斯特拉克开始每天抽出时间为巴基进行特训,一开始是围着操练场跑半圈,很快变成了跑两圈,巴基不是那么容易跌跤了,但是仍然跑得磕磕绊绊。他不敢摔倒后坐在原地揉揉胀痛的脚踝,因为下一秒斯特拉克毫不留情的靴子便会追上他,给他的背或是腿弯重重的两下重击。

第一次巴基坐在原地哭泣,想要男人将他抱起到一边吹吹破了皮的伤处,男人慢慢走过来,不为了将他带到场边,而是要给他惩戒式的责打。任凭巴基嚎哭到几乎窒息,斯特拉克也没有在演练场上放轻过哪怕一丝惩罚的力道。 

他甚至没有让伤口愈合的时间,第二天仍需带着肿痛的四肢奔跑在沙地上。

第二天下午他身上所有的伤痕便奇迹般的愈合了,博士紧急终止了他的训练,带他去实验室仔细地检查了身体——一具潜伏着超强愈合力和反应力的年幼的身体,遗传学判定他的能力来自于他从未了解的,被施加过基因改造计划的父亲。

巴基看到博士的眼睛里满溢的不可置信,和第一代实验者所不同的,他来自骨血中的基因永远不会失效,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副作用。

天生的战士。

逆戟鲸计划参与实验样本29组,搁浅28组。

巴恩斯是上天赐予九头蛇的武器。

 
  

斯特拉克的训练越发残酷了起来,他不得不跟着比自己大十岁的少年一起滚打摸爬,脊背被带着倒刺的铁蒺藜剜出鲜红的皮肉,爆破的碎玻璃一次次险而又险地擦着眼睛飞过,带起脸颊上细小的血痕,手指贴在烧红的枪杆上烫得满是半透明的水疱。

一个个伤口愈合住,一项项训练又破开新生的肌肤,直到严寒的西伯利亚雪原上他能一枪崩碎苏联人深林中的地堡门锁,潮热的瓦坎草原达里他可以深入矿脉瘫痪整个国家的能源供应后带着整架飞机的振金矿石潇洒离去,冬日战士幽灵般的幻影游荡在每一片大陆,用妖异的音色向政客们讲述安眠夜的床头故事。

再后来的后来,他明白了所谓杀手为何喜欢逃避思考,宁可机械地接受指令。不是因为不能,也不是有所限制,而是鲜血迸发的快感远远超过了除去一个坏人本身,杀意蒙蔽心智,让杀手的灵魂在尸体温热的血浆里沉迷,他亦如此,仿佛在血河中方向渐失,再不辨恶念善念。

长久以来收集的巴基身体的数据,也让左拉归纳出了巴基的身体极富特点的规律性——巴基对无机物伤害的愈合速度远远大于有机物,当他被枪弹或者刀剑划伤,彻底愈合不过是几个小时休息的结果,而斯特拉克为了惩戒而使用的藤鞭和竹板甚至手掌却能让伤口钻心的疼痛持续两周之久。

最后没有人敢于和冬日战士在演练场上操练了。下意识规避伤害已经被他固化成了本能,除了博士以外,任何敢于接近他的生命体都会被他摔出五米之后,搏命般的近身体术也让人对他望而生畏——冬日战士身在何处,何处便是永夜的寒冬。

 
  

巴基像往常一样去博士的实验室领取任务目标的档案袋,这次,他很不喜欢的斯特拉克教官也在里面。

“冬日战士,目标,莎伦•卡特。”是新的任务,一个美国女人。

“调查结果未显示威胁,是否应该......”

“冬日战士,目标,莎伦•卡特。”斯特拉克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他仅仅是把任务又向巴基重复了一遍。

“斯特拉克,没有任何资料显示卡特应该被处理.....”

“巴恩斯,”左拉突然叫住了巴基,他有些意外,自从他正式开始出任务,博士更多时候都会喊他冬兵。

“什么事,博士。”

“斯特拉克,任务中止,你可以出去了。巴恩斯,这是你第一次去美国出任务,而这和你之前的所有行动都不一样,坐下讲,”左拉拍了拍身边的椅子说着自贴身的衣袋里拿出了一张叠了两折的纸片,“人年纪大啦,站着腰疼腿疼的。”

“你记得这个吗?”枯瘦的小手指着泛黄的毛边纸片。

 
  

乱更第二天,顶锅盖跑走(悄咪咪)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