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箬嶷

大马士革钢刀成精,糖分极度缺乏中

当康斯坦察的蔷薇落下

【乱更八天1/8】


布鲁克林盾x康斯坦察冬AU


是复活节的蔷薇花见证的爱情呢


十九世纪末的东欧,开化的大潮也触及到了康斯坦察这个久居着纯朴乡民的蔷薇之乡,他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剧情向八天乱更,感谢支持(づ ●─● )づ





















午后的阳光像散碎的金子,跟着温润的海风波澜在生满苜蓿的缓坡上,悠长宽广的多纳伊带着深沉感伤的抒情格调回荡在羊群和低矮的树篱间,复活节的四月,康斯坦察开满了东欧最浪漫的蔷薇花。


蔷薇花远远的看到那耀眼的金发,如同她的花蕊在风中微微的颤动。


灰白色的石墙上攀满蔷薇带着软刺的枝条,新抽的花蔓柔软鲜嫩,大簇大簇的花朵迎着太阳,盛开的雪白的花瓣镀上淡淡的金光。


小小的男孩在散落山坡的石墩间蹒跚着追逐一个皮球,坐在矮凳上的妇人带着浆洗过的棉布三角巾微笑地看着她的儿子。她伸长手臂掐下一捧鲜嫩的花枝,松绿色的托胸阔摆裙让丰腴的胸脯隐现在半透的麻布薄杉的领口,柔韧的枝条弯成圆圈,椭叶和花簇搭扣在一起织出一个精巧的花帽,母亲唤了儿子过去把清香的花冠戴上他的额头,又走到前院去招待远道而来的观光客,为他们的午餐烧一份配软面包卷的奶油洋葱汤。


软皮球沿着长长的草埔滚到坡底,安静地停在一片茂密的蓝鸢尾花丛中心,男孩全神贯注地手脚并用,终于让自己安全地踩上了布满花朵和碎枝的坡谷底部,在坡顶触不到视线的花海里,金发的男孩灿烂地笑着,双手捧着他已经玩旧了的皮球 。


“......你的。”


“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


“......”


父亲说过不要和村外的陌生人讲话。


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说,用一只空余的手爬坡仍然十分困难,男孩鼓着劲用力向上扑腾着,棉白的衬衫从黑裤子里挣了出来,露出鼓鼓的粉嫩肚皮,怀里的皮球硌在胸脯和斜坡之间捣乱,头上的花环也随着动作歪在耳朵一边岌岌欲坠,“呜......”努力了半天只蹭上去一个脚尖的高度,太阳越来越高,细汗沁上素净的额头,男孩一屁股坐到地上,委屈地撇嘴呜咽了起来。


身体突然轻盈地拔高,背后贴上来一个温暖的胸膛,腰间的软肉被少年有力的臂膀收束着,花墙逐渐出现在视线里,终于他们一起翻上了生满紫花苜蓿草的山坡,躺倒在青草的气息里望着湛湛的天空。


他们慢慢平复着喘息,站起身来四目相对。


“史蒂夫,”少年的眼睛是好看的蓝色,带着一点点绿意,金发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我叫史蒂夫。”少年固执地伸着手,目光灼灼地看着他,脸颊和小臂内侧沾上了牧草深绿色的浆汁,裤子上也被他的鞋底蹭上了赭黄色的泥土,只有浅蓝色的短袖衫还保持着一点和头发相配的整洁。


看在你帮我爬上来的份上......


“我叫巴基。”


不情不愿地向史蒂夫伸出手去,小小的拳头被少年热情地扑进手掌。


“巴基!”史蒂夫开心地用力抱了抱巴基,小男孩被他超乎平常孩子的力气圈在怀里,一脸紧张地抿着嘴唇不想讲话。


“啊!巴基!”母亲惊喜的声音自身后的石墙而来,“好呀,看来你们已经认识过了!我还担心你不会喜欢史蒂夫,哦宝贝你的脸,老天你们两个跑去哪里了!”抓起围裙边擦了擦巴基沾了灰土的脸颊,母亲一手一个牵起史蒂夫和巴基,“巴基~史蒂维~吃午餐了!我做了咸鲱鱼色拉和奶油洋葱汤哟,爸爸要和客人们谈话所以晚饭会迟一点,你们两个下午可以去那边山坡的牧场玩......”


妇人突然回过身,笑意盈盈的绿眼睛望着史蒂夫,“史蒂维喜欢吃什么?我们可以放在晚饭时分一起享用呢~”


“单面煎蛋吧,谢谢您!”


一群人闹哄哄地围坐在桌边,远道而来的观光客把沉重的背包靠在墙边,许多支封了封盖的镜头筒探出包口,仿佛对着天空的长枪短炮。


史蒂夫隐约感觉到跟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猛然转过头去却是这家纤瘦温和的男主人,男人冲他笑了笑,转身去帮妻子取下煨在炉子上的热汤,不一会,那视线又兜兜转转回到史蒂夫身上了。


“怪人。”史蒂夫不置可否,毕竟是不怎么见过世面的乡民,看着他们总是有些奇怪的罢。史蒂夫揉了揉鼻子,又继续向满桌的美味发起冲锋了。


史蒂夫虽然平时伙食不错,但毕竟常年生活在成年男性的包围中,也鲜少能吃到这样其乐融融的午餐,没有大人们严肃的工作谈话,一看就是女主人精心烹制过的熏鱼,还有甜却并不腻的鲜奶油汤的味道,不同于工业流水线制品的单调,牛奶加过蜂蜜带着淡淡的蔷薇花香,尤其是身边还有一个可爱到极点的小团子,抱着头那么大的面包把脸埋进去啃着面包心,抬起脸来颊上沾了半粒软糯的红豆馅,茫然地看着正在憋笑的史蒂夫。


史蒂夫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喜欢小孩子,以前他总觉得四五岁的小鬼头都又丑又笨,还一个个吵的要命,大概是巴基实在长得太好看了,哼!男孩子要健壮和强大!长的好看有什么用!


巴基淡定地看着一秒闪过五个表情的史蒂夫,切,跟玛利亚婶婶家的金毛同一个名字也就罢了,人怎么也跟大狗狗一般傻,不对,这个更傻。


于是整个下午,巴基被史蒂夫拖着转遍了整个村子,仿佛史蒂夫才是这里的主人,还去了三英里外的牧场,把阿鲁姆大叔的花母鸡吓得飞到牛棚里,小羊羔缩在母羊肚子下面不敢出来,直到两只大鹅尖叫着从畜栏里冲出来,史蒂夫才终于放弃了和农场动物们亲密接触的愿望,被巴基硬拖着坐回蓬勃的花墙底下。


小团子气鼓鼓的,叉着腰站在石墩上比史蒂夫还矮了一个头顶尖,史蒂夫对着那双眼睛看得呆了,情不自禁地偏头亲了亲小弟弟已然深邃的眼窝。


“坏蛋!流氓!”团子气的躲在墙脚骂人,“只有粑粑麻麻婶婶阿伯才可以亲亲!”


“为什么我不行嘛!”大金毛更委屈。


“我不认识你!你走远一点!”左手紧紧抓着蔷薇藤,史蒂夫只觉得穿着绿马甲白衬衫的巴基像极了躲在花海里不愿见人的蔷薇花妖,绿的枝蔓开着红白的花。


“巴基!手不要动!”指尖不知什么时候渗出了猩红的血,沿着手背流进了带着巨大花边的白色灯笼袖子里。


“手不要动!”


丢下背包,史蒂夫迅速地从侧兜翻出纱布和药粉,扒拉出压在包底的酒精小瓶咬开盖子,巴基这才感觉到疼得不耐,浑身哆嗦着叭嗒眼泪,小手却乖乖地挂在蔷薇刺上听话地坚持不动。


男孩的手掌细小,而蔷薇的木刺显得锋利而硕大,史蒂夫掐着巴基的手心慢慢把手指从藤蔓上摘下来,左手无名指流着鲜亮的血,一滴一滴落入脚下的石隙。


不算大的口子,但是蔷薇刺深深地扎进了娇嫩的手指,可能会留下一点疤痕。史蒂夫见多了这种伤口,平日根本不会在意的血痕这一次却如此刺眼,从一见面就把巴基列入自己保护范围的史蒂夫挫败地垂下了眼睛,拉过巴基没有缠绕纱布的右手,“快些,我们去找你妈妈.....对不起,是我的错。”


身后的拉力让史蒂夫踉跄了半步,小团子站在原地没有动。


“不要,麻麻,会挨骂的。”小手似乎要从他手心里脱离,史蒂夫感到巴基拉了拉他。


“但是是我让你受伤的,如果,如果不是我吓到你,你就不会......”史蒂夫着急得语无伦次,巴基当他是不负责的熊孩子吗,他会勇敢承认错误的!他真的会的!


“自己受伤的,麻麻不会骂。”巴基撸起袖子,左边手肘上赫然一个刚刚结痂的挫伤,大概是跑动的时候摔倒伤到的。史蒂夫哭笑不得,只觉得小团子还有些先天不足,什么孩子四岁了还会突然跌倒啊...怪不得皮肤也这样易于受损,史蒂夫摸着巴基的手腕,思维又飘到八百英里之外。


“你来自哪里?那位金色头发的先生是你父亲吗?”巴基突然小小地出了一声,“我觉得...你们和我不一样。”


“我......”史蒂夫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告诉我,然后我们就不告诉麻麻。”小团子忙不迭地补上一句,生怕大金毛看出自己满满的好奇心。


“我来自美国,”史蒂夫拉开背包的拉锁,拔出一个黑色的硬质圆筒,不知道哪个包裹里拆出来的小铁管拔成一米多的三脚架,随手捡过一片薄石板,圆筒里抽出白色画布和好好卷在其中的笔刷。


“阿嚏!”巴基突然用力的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什么味道...好呛...阿嚏!阿嚏!”一股呛鼻的味道从背包里飘散开来,刺激了巴基敏感的鼻腔。几个喷嚏响过,史蒂夫发现巴基清澈的蓝绿色眼睛里又溢出了泪花,一通手忙脚乱后,两个人终于能再次平静下来,继续刚刚开头的故事。


“那位金发的男人是我的叔叔,是...是神盾公司的画师和摄影师......其他的叔叔伯伯们也都是摄影师,还有画家,我以后也要做一个...画家,画很多很多好看的景色,”巴基羡慕地看着宛如仙女教母一样噼里啪啦变出一套画具的史蒂夫,灰绿色的眼睛里溢满了闪亮的光点,“我还没有画过人像呢,巴基你愿意做我的模特吗?”


巴基并不知道“模特”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你喜欢蔷薇花,”史蒂夫很肯定地讲到,“你妈妈也喜欢。”


“我喜欢蔷薇花。”顺着史蒂夫指示的方向站到花墙下,巴基点了点头,跟着史蒂夫重复了一遍。


史蒂夫确实拥有令人骄傲的天赋,史蒂夫一边讲着他远在布鲁克林的家乡,一边用画笔将巴基的轮廓一点点描绘在画布上,绿白的蔷薇花,笔直的腿,灯笼裤蹬着小靴子,松绿的马甲扣着白色小方领衬衫,上翘的粉色嘴唇,只差几笔给瞳孔填补的颜色.......太阳快要落山了,时间在他们的嬉闹中慢慢地溜走,昏暗的天光让人辨不清细微的色彩,史蒂夫放下画笔,想要再仔细地确认一遍巴基独特的瞳色,不远处的小屋木门被灯光铺亮了。


“巴基!史蒂维!吃晚饭了哦!”史蒂夫望了望那幅画,很想把自己最在意的地方补好,“我们可以吃过晚饭再回来画它,”巴基走过来拉起他的衣角,“麻麻肯定做了你爱吃的煎蛋!”


“嗯..... ”史蒂夫沉浸在画里,想象着完成了的画。


“你...你还会回来陪我玩吗?”巴基突然吞吞吐吐地开口,“刚才你说还要去更远的村子,你是要离开了么......可是你走了就没有人陪我玩了,而且去了那里又要做什么呢......”


“我,”史蒂夫本能地想要安抚可爱的小娃娃,他试图说出那么一两句能算得上是许诺的话语,尽管他知道他永远都不可能做到,但是他就是希望小团子这一刻能开心些,“我,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会陪你到最后的,也许我会带给你另一支蔷薇花呢。”


“不会的!这里的蔷薇花是全康斯坦察最漂亮的蔷薇花......”


木门掩上了,画架安静地留在黑暗中,蔷薇闪着黯淡的白,仿佛黑墙上挂着素色的绶带。


写写鸽鸽两个月,终于开始更新辣


感谢cp灯泡泡 @Mildred灯泡君 一直催我写文,在卡壳的时候陪我梳理思路还在催我的空隙画了好多配图!

我爱你!


明儿继续乱更!


评论(3)

热度(39)